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灵山   ->   灵山景点

太平镇连科坪仇氏荣封第古宅

2018-04-06 16:33 来源:灵山县新闻中心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字体: 大   中   】   

连科坪

    灵山县太平镇有个美丽的村子,面积约12公顷。村址原是一片大草坪,人们用“仙人仰睡”来形容它的地形,太平江碧水婀娜自西向东半环,地势从西南至东北错落微拱,上有几个连在一起的大水窝,所以清代乾隆年间村场形成时起名叫连窝坪,道光二十00四年(1844)荣封第落成以后才改名连科坪。荣封第东南朝向,坐落在“仙人胸”,府第前的半月形池塘是“仙人肚脐”,周围古荔枝树象罗盖拥簇。西南端枕到江浒的后背山是“仙人头”,松树、沙梨树林葱茏,隔江正对着惟妙惟肖的纱帽岭。东北地形在蚕房处分叉,“仙人胯”下是依次递低的稻田,小溪淙淙从如画般的田畴中激流;“左脚”压着“仙人罗带”太平江,直蹬青松荫绿的龙头岭,临江一侧桑林、绿竹随风摇曳;“右脚”微屈,搁到久土岭山边,棠梨树连片成林溢翠。北面天井岭、鹰岭起伏,如帷如幔,外围远处黑黝黝的青窝岭恰似屏风耸立。连科坪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一年四季鸟语花繁而更显幽静,超尘脱俗但交通便利而不觉偏僻,观光客赞喻是藏在广西首府南宁市后园深处鲜为人知的桃花源,又将荣封第比作晚清民居文化的陈列馆,不是因为其规模宏大、气势壮观、装饰豪华,而在于其积淀的民俗文化厚重,及其所散发出的那种华夏民俗传统的精气神韵。

    人文背景

  荣封第的主人仇(音求)氏,相传系出夏朝诸侯仇吾氏,发祥地在河南陈留。而有案可稽的是,仇氏落户扎根“中国荔枝之乡”以前,宗支明晰、确凿能详的可以上溯十三代。他们称为“宋始祖”的由十乡官考授判官,再从安微含山迁到广东南雄珠玑巷,后来据说是因为宰相贾似道胁逼宋度宗将胡贵妃出家为尼,胡贵妃抗命躲在南雄黄家,黄家逃奴泄露其行藏,受命前往缉查的兵部尚书下令州县严勒居民迁徒以消灭踪迹,仇氏才又到肇庆府高要县王臣乡开族,在那里先后经历了南宋、元、明三个朝代。十二世祖明末考授灵山县典史,病死于任上。十三世祖仇自奇(1613~1675)闻讣来灵奔丧扶榇回籍,接受灵山知县的建议考袭父职,铨授广西陆川县典史,加捐委署南宁知府,捕盗有功擢升南宁道监军,清兵入关后,他数年间颠簸流离,筹饷缮兵支持南明桂王子永明王,待到明白了历史潮流不可逆转,就隐居时属广东的灵山县西乡宋泰村,并又娶了赖氏为妻,生子治家。清顺治十一年(1672),南明的安西王李定国取道灵山攻占广东高(州)雷(州)廉(州),与清政府对抗,召他出山而不就。康熙十二年(1673)吴三桂又反叛清廷自立国号为周,派人给他送来委任状,软硬兼施,他以“只知有明不知有周”严词峻拒,并避匿深山,但最终还是被吴三桂的人杀害。他在高要县王臣乡原配谭氏所生的儿子仇伯璋往返三次,才找到躲在潭洞村的后母赖氏以及异母的弟妺,并一同落户宋泰村,自始太平仇氏分为长二三四房,连科坪村一支即四房的后代。道光十二年(1832)仇诲忠买下连科坪建设荣封第,历时二十年落成后,带领全家12人由两美村(原名岭美村)移居于此。至1929年,七十五年间累计总人口95人,又七十五年后的2004年在册居民213人。
  仇诲忠(1788—1861),字教之,号纳轩。八岁丧父,稍长读书参加童生试均拔置前茅,母亲去世后家务羁绊,未入县儒学肄业,嘉庆二十一年(1816)以捐纳监生身份加捐守御所千总候选,道光十六年获得皇帝授予武德骑尉封典。《灵山县志》在他的小传中记载:小好善,有文风。倡建太平圩大石桥、三帝庙。与教廉张永渊同倡“惜字会”。遇善事欣然为之,无吝难色。以公直推选为乡正,每处事日,召集子侄将日间所持理由条分以告,乡族敬如神明。寿七十四岁。
传统建筑

  荣封第原有房屋108间,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主体五进深“三排九”结构(每进由正座、小院、外廊构成,横排9间)。道光二十五年(1849),为防御天地会,在大宅院的四角分别增建碉楼。同治三年(1864)清政府镇压了太平天国起义重开科举考试后,再在后围墙外建设书院进修斋。1939年11月侵华日军在钦州登陆,为防避兵祸又先后给部分房屋加建夹墙。而今基本保持原貌的屋舍尚有70多间。
  荣封第属岭南汉民居独特风格的传统建设,先是纵深增加院落,再横向扩展。用高大的墙垣包绕以对外隔绝。头、二座均是“三间两耳”(正房三间,耳房两间)、“明一暗二”(厅堂一间,厢房两间),厢房为上房。头座正中为祖厅,以此为中轴线贯通二、三、四座厅堂。二座正中为女厅,外人及执役男女不可入内。三厅三开间是会客场所,用料考究,布置堂皇,前后格门高耸,宽檐广廊,光亮、庄严。这些厅堂两侧各有一个回廊通绕的四合院,是家庭成员的住所及其附属屋舍,尊卑有序,严格区别,自有天地。各进之间交通不必经过厅堂,既珠联璧合,又独立成章。
  三、四座之间的天井两边,女儿墙与屋檐平高,左右的第一个小四合院,廊屋两两相对,那前后也是“三间两耳”、“明一暗二”型式的男、女客厅,堪称经典之作。前向的叫司厅,是男主人书房兼接待贵宾的套间,小厅前格扇门的浅浮雕、通雕工艺精湛,格栅透风采光;大檐前廊,可以出入三厅、偏院,格调清雅。女性专用的客厅叫花厅,俗称倒朝厅,小檐廊分别与四厅和内院通行,氛围素怡。男女客厅之间有小天井正中的一堵漏窗照壁遮挡,向司厅一侧砌金鱼池,象征男士平步青云,向花厅一侧砌花坛,寓意内眷芝兰惠香。两边的廊屋都隔为两间,两端各有一垂脊小门,左廊屋靠近司厅的是放置草稿废纸的,惜字房,靠近花厅的是烧水间,功能有别,屋阶可以来往司厅、花厅,进退有度;以前习俗“男不入厨房,女不进司厅”,自得其乐,内外兼顾,宜室宜家。
  四座的过厅设置屏风门,平时紧闭忌避夕阳内射,惟有重大事故或贵客来访才“打开中门”迎瑞纳福,营造出既肃穆又规围的气氛。四、五座之间即前庭院,以前外人至此止步,非请勿进了。四座正门两侧外墙平胸高处各嵌有两块花岗岩拴马石。五座为倒廊,不设门楼,墙垣式大门两边分别是门房。显示主人家豁达庄重、文武相济的气概,还隐藏有当时期待后辈连科发甲,增广门庭的深刻意义。再往外侧两边的依次是杂务小院。围墙有五个门口出入,既与“五代恩荣”相呼应,又使得居所象是人与大自然和睦相处的田园诗。

  书香门第

  荣封第是太平仇氏以儒名家、科举兴族的缩影。教育为本,资富能训,富而思进,仇氏一跃成为灵山名门望族。通观有清一代,仇氏一族共办有学校12所,其中荣封第设立的那所叫进修斋。
  封建时代的读书人,凡是考取入学的叫做正途出身。未考取入学的只能叫童生。府、州、县学生通称生员,别称庠生,即所谓的秀才。考选入国学的称监生,清代原有住监课读的规定,后来渐成空文,那些称作监生的,多是由捐纳得来。一般身份捐纳得官的,先捐监生。每个读书人,都必须通过县试才能取得府试,通过府试才有参加省级教育主官学政主持的院试,通过院试就是士人了,可以参加三年一次由朝廷专门派员主持的乡试,再考取举人,有了举人的资格就可以参加礼部主持的会试,中试者复参加以皇帝名义主持的殿试考取进士。正途出身是最受人羡慕的,因为它同那些靠恩荫以及捐钱捐物买来的资格简直是天壤之别。清初官吏缺乏,正途出身的一般都有做官的机会,清中期以后,随着准官员队伍的不断壮大,有了正途的也少有做官的机会了,那捐纳出身的,大都只能挂个荣誉性职衔,即使偶有做官的,由于“牌子不硬”,在官场中,始终也是低于正途出身的同僚一头,因此读书人对科名是非常重视的。
  学而优则仕。仇诲忠之前,他的高祖父、曾祖父、祖父,已经先期在乾隆、嘉庆二朝获得官爵名号封典,他和父亲又同时分别得到道光皇帝诰授、敕赠荣典,“五代恩荣”,这就是荣封第取名的缘由。仇诲忠的后代也能够继往开来,长子仇恩厚,监生,奉父命具体规划营建荣封第,高悬厅堂中的那些封诰匾,亦出自其手仿封诰文书式样誊录制作的,次子仇祺厚,以秀才身份捐贡,加捐府候补经历,递捐州同知职衔,进修斋亦即其兄弟俩所创办;孙辈中的仇开悟,监生,例授中书科中书职衔,仇开诰,监生,加捐州知职衔,仇开讚,以资深生员资历获得恩贡资格,候补选用教谕;玄孙仇衍基,清末以例授巡检身份加捐五品顶戴,发起创建太平高等小学并首任校长,民国初期主持地方团局、出任灵山县知事。
  清末纂修的《灵山县志》称:“道咸之前,三宁(包括今太平镇,邕宁县那楼、百济、新安等地。笔者注)人民少读书,多愚陋,……自同、光以来,文化日开,应试顿增数倍,一洗从前之习。然风气日华,又将不可收拾矣。”以教育振兴家族的初衷,竟然引发一方移风易俗,这一社会影响,或许仇氏也是始料不及的。

  镇宅三宝

  巨幅寿幛。幅宽2.86米,高4.5米。道光三十年(1851)春,仇诲忠七十三虚龄诞辰,夫妻荣庆,至亲好友46人具名,请得广东省学政戴煕撰祝寿词,由仇诲忠内弟张锡田誊录。戴煕进士出身,曾任翰林院编修、做过会试同考官,并有诰授资政大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南书房行走、稽察中书科事务等一大堆头衔,“持衡百粤,龙文再誉,儤直三霄”,而“特徵幛语”的张锡田,是钦加知州衔的当任河北省通城县知县,这无疑是锦上添花。仇氏聘请绢绣高手,制作周边衬有寓意吉祥图案的锦字寿幛。幛额双凤蟠龙,举纲昭示寿星夫妇“龙章凤诰”的恩宠待遇;左右分别以麒麟拱日、瑞狮贺寿、双福(蝠)临门、松鹤延年、神龟出洛、连(莲)科及第两相张目;下摆伯牙抚琴、彭祖奕枰、饲亲娱老呼应;又用46个不同字体的“寿字”拥簇烘托篆体主题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红锦黄丝,光泽熠熠,鲜活生动。从一个侧面揭示出当年寿庆的排场。人们还可以籍此由表及里探索那时期风云突变的社会历史背景。
   道光二十八年起,仇诲忠一连三年都举办寿庆,而同时也分别是地方实力派配合官府对付天地会的小型联防聚会。因为那时如火如荼的天地会活动已席卷灵山,灵东一带以苏三、苏三娘夫妇的广义堂为首,灵西旧州的李士昌、李士蔡策应,广西横州的谢江殿、玉林的钟阿春,以及宣化县(今属邕宁县)那曲村的颜品过境协同瑶配合,接连攻击灵山县城、太平及其附近的上井、盘龙、百济、那香、那敏等圩市村场,进军广西,苏三娘力斩敌酋广西南宁道镇守备,灵山知县忧愤呕血而死。仇诲忠的寿宴联防会议当时的确都曾帮了官方不小的忙,但也因此使得灵山出了一个太平天国巾帼英雄。苏三等天地会领袖相继牺牲后,苏三娘在道光三十年秋带领灵山天地会众近二千人,奔赴金田参加太平天国起义,被任命为后军女营副帅,由于英勇善战屡升为太平天国殿右五十七检点兼女军承宣指挥、女馆指挥,后来在天京保卫战中壮烈牺牲,洪秀全称赞她“是我天朝好姐妹,诛妖杀魔功劳高。”
  那幅巨型寿幛,无论其幅宽高度抑或是制作工艺,在广西实属罕见。一百多年间,它历经清末的社会动荡,抗日战争的烽火洗礼,避过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联系它产生的社会背景,历史文化和文物价值尤为珍贵。1949年11月,保管者为防避溃退的国民党军队及其散兵游勇掠夺,秘而不宣将它藏入荣封第头座的夹墙中,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仇氏后人修葺房屋始发现,才又使之重新面世。
  翰林斗笔。荣封第珍藏有一支用犀牛角作笔杆的大毛笔,那是当年仇效忠用来题写府第写匾额后主人家珍藏起来的。仇效忠(1703—1854),字蓋之,号典堂,仇诲忠族弟。嘉庆十三年(1808)以灵山县儒学廪生资格考取广东乡试第五十一名举人,嘉庆二十年充补镶白旗觉罗学宫教师,后奉旨以知县用。道光二年(1822)参加恩科会试挑取膳录第三十八名,补实录馆校录,四年后,考取丙戌科会试中式第二百四十七名进士,殿试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充武英殿协修、文渊阁校理,被誉为“灵山一点翰”。道光九年外放,先后担任贵州省贵定县、湄潭县知县,升松桃厅直隶州同知、仁怀州厅直隶州同知,特授兴义府、石阡府知府,曾受朝廷选派,分别担任道光十一年贵州省乡试同考官、道光二十三年乡试监考。咸丰二年(1851)获诰授朝议大夫封典。退休后应聘分别主持浙江西湖、丰湖以及广东南海、惠州、东莞、宝安等处书院。
  翰林斗笔一般不示人前,过去荣封第中人无功名者也不敢随便动用。原来还有一方端砚与之配套,今存县博物馆。
   日冕石雕。俗称太阳钟,两座,圆饼状,是清代仿夏历的计时器。分别安置在荣封第前墙垣大门两边通花墙头上,遥相对应。日冕用花岗岩雕刻,直径约40厘米,厚度约10厘米。正面用十二地友支分格定位,圆心的辐射线分别穿过3个同心圆,根据日影计算时辰,长辐线计时,短辐线计刻。两座日冕互相参照,现在如果结合时区差应用,再将四季日照长短的因素考虑进去,换算北京时间计时也相差无几。

  习俗六怪

  客佬口音。以前灵山人将说广、肇语音的居民称为“客佬”。荣封第居民以及整个太平仇氏家族,从清代初期他们的十三世祖迁来至今,经历十几代,不管身居何处,内部交流一律操肇庆口音。除了铭记根本的原因之外,也与文化传承有关。他们认为肇庆话字音分明,保留着许多古汉语的音韵要素,吟诗作对易于掌握平仄。
  帮盘待客。荣封第中人和睦互助,尊老爱幼,兄友弟恭。有特别酒菜果饼之类,彼此都分给各户叔侄兄弟婶母。有客人来,各家也端出自己的拿手菜来同陪,谓之“帮盘”。这一淳古遗风沿习到现在。
  满月开斋。荣封第小孩满月举行的独特仪式。由长者一边唱赞礼,一边象征性喂食,仪程依次进行:1、饮水——水透心明;2、饲饭——食禄天中(男)或食禄充裕(女);3、鸡头——独头鳌头;4、鸡胸脯——胸中锦绣;5、鸡翅膀——鹏程万里;6、鸡爪——足步青云;7、葱——聪明伶俐;8、蒜——算是第一;9、猪肉——诸事大吉;最后给一个红绳捆住的封包——财源滚滚。
  开笔启蒙。荣封第文学教化风气很浓,以前家中的男孩子到了五、六岁即举行开笔启蒙仪式。恭请当地最有名气的一位文人“引赞”,由他一边高声称赞孩子资质聪慧,一边用毛笔蘸朱砂以及刚宰杀的雄鸡鲜血,点上孩子的额头,接着手把手教写名字,开卷领读,祝福孩子开蒙上进,祝福日后大展鹏程。现在虽然省略了一些繁文缛节,但也必请族中德高望重的读书人给孩子勉励一番。
  回避家规。封建时代,荣封第家规严格。以前“媳妇避翁”,甚至于有终生不与家翁照面的。“父坐子立”、“不问不对”,尊长在堂,后生晚辈不敢坐,也不敢出声。如果习惯抽水烟的,必定先把水烟管放在门外然后再入室见尊长,即使在其他场所吸烟,一旦尊长到来,也马上停止,绝不敢当着尊长的面把水烟筒抽得“咕咕”直响。后来经过移风易俗,男女平等,尊老爱幼,但后辈对长辈却还是非常恭敬的。
  科名大粽。逢年过节,荣封第中各家各户必包大粽,取意“科名大中”。除那些准备分馈兄弟亲戚的约四、五斤重外,还有一条10—20斤重的主粽,熬熟后上桌打开,先由长者开筷,然后一家子齐动箸,以示长幼有序,合家和睦。遇有丧事则禁止包粽,自有兄弟亲朋馈赠。
  如今在荣封第在传统节日、婚丧喜庆、省亲扫墓等活动时,仍可见一些经过存良革陋的传统习俗。

  凝聚精华

  仇氏当年不惜工本建设安居乐业的家园,不经意中营造了一个凝聚传统民居文化精华的陈列馆。
  匾额。现存清代匾额9块。其中“荣封第”标记匾1块(仇效忠题);贺赠匾五块:“望重金吾”(兵部尚书衔广东总督蒋攸铦题)、“翰林庶吉士”(仇效忠题)、“仁先义济”(权知都司候补府经历  钤题)、“五叶敷荣”(灵山知县俞文莱题)、“五代恩荣”(张锡田题)。封诰匾3块:仇蕴晟夫妇诰命匾(嘉庆四年)、仇汝霖及其妻、妾封赠匾(道光十六年)、仇诲忠夫妇诰命匾(道光十六年)。
  传世楹联。荣封第还有不少传世楹联。如右司厅檐柱联“盛世本是人为,莫要蹉跎惟我掘;禄名原从学历,当须勤勉补天功”等,人文环境特征明显,人生哲理和时代气息浓郁,借以营造催人奋进的激励氛围。
  谱牒。荣封第珍藏有《灵山仇氏族谱》一部四大卷,1929年南宁当阳街明明石印社承印。仇氏在清朝乾隆时期始修手卷谱牒,目的在于敦本睦族,“明祖德,别婚姻;列世系,分长幼;示昭穆,分亲疏”。氏族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史学大厦,是由正史、方志、谱牍等材料构成的,正史记载国家朝政大事,方志记载一方水土及人文经济,谱牒记载家族祖源及世代繁衍生息,三者相辅相成。但从史料角度看,谱牒更有其基础性质,因为它是民间的第一手材料,可以补正史、方志之不足。它为人们研究地方历史、社会、经济、人口、人文、伦理以及风土民情,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资料。
  先天八卦、后天八卦石雕。现存2座,对应安置在府第门前池塘栏杆望柱上,分别仿刻伏羲八卦、周文王八卦符号图像。原有8座,道光二十八年(1859)仇诲忠七十一岁寿庆时制作,含有“坐七望八,行开八秩(八十岁)”的意思,也隐示“荣封第八虞”(八个有才能的人)的潜台词。
   花厅吊灯。道光三十年(1851)广东省学政戴煕祝贺仇诲忠夫妇寿庆赠送的舶来品,法国制造,精铁铸造主体,琉璃灯罩。吊环及油鼓表面,铸有栩栩如生的圣母、圣女和天使在伊甸园娱乐的图像。现在注入煤油点燃,依然满堂光亮。
  百岁荔枝树群。连科坪村中有20多棵100—300年树龄的荔枝树,品种有香荔、黑叶、振奉、三月红、槟榔荔等。树杆均有数人合抱粗,多集中在荣封第前,其中椭圆形池塘周围那7棵,是建造荣封第的时候,仇诲忠按北斗布局栽种的。进村路口又有一棵被称为迎客荔的,枝杆势态略似黄山的迎客松,当年荣封第各房分灶时,就特地留下这棵作公产,由族中主事的长辈,用其佳果应景,招待公众贵宾,至今依然沿俗。
  “金窝”。荣封第宅旁有一处地方好一段时间是草木不长的,屡栽屡萎,只有一株种了20多年树龄形态似活似死的小桉树。1982年7月某夜,有人在经过多次观察、试探后,在树下挖走一坛黄金,留下土坑。自始而后,再在那里栽种树木竟然枝繁叶茂,小桉树也长成畸形大树,不过树杆表皮象是被斧砍过似的,落下满身结茄。荣封第的老人揣测,黄金应是先人在清代道、咸年间“走长毛”(逃避天地会“打单”)埋藏的,失去黄金反而是“祸亏福所倚”,金克木,木荫人,枯木逢春,家族重兴。认为那异态桉树能傍金存活,而且“桉”“安”同音,所以当作神奇之物,称它“富贵树”“平安树”,那个土坑则叫“金坑”,俨然是荣封第的重点保护对象。
  这些有形、无形文物的遗存,如同镇宅三宝和习俗六怪一样,既是浓缩了的历史创造,又折射出民居文化内涵的人文精华,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晚清时期当地经济、文化相辅相承,相得益彰,连结共荣的景象。

 

导航链接:
友情链接: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